搜索

深圳福田定时定点投放垃圾有阻力厨余垃圾分类任务重

gecimao 发表于 2019-06-07 01:03 | 查看: | 回复:

  高速发展的中国城市,正遭遇垃圾“围城”之痛,如何化解成为当政者的当务之急。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深圳市针对垃圾减量分类的相关立法将于10月底进入听证环节。垃圾分类到底如何实施?2015年底实现人均垃圾零增长的目标能否实现?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近日走访了福田区多个分类试点单位,就垃圾分类工作的开展、进展、困难等进行了采访。

  据福田区城管局相关人员介绍,该区在全市较早开始探索垃圾减量分类试点。期间,居民的知晓率、参与率都有了显著提高,但随着改革走向纵深,阻力也越来越大,尤其在推进垃圾“定点定时投放”、探索厨余垃圾出路等问题上,还未形成完善的解决方案,进而使这项工作进展较缓,需引起全社会广泛重视。

  在福田区翰岭院小区,记者看到,和其他一些居民楼有所不同,原本摆在每栋楼层的垃圾桶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设在小区里为数不多的一些集中投放点。据统计,该小区17栋楼原来有17个垃圾投放点,现在合并为6个垃圾投放点,并规定了垃圾集中投放时间。

  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在过去,翰岭院小区也和其他地方一样,每层楼都放置一个垃圾桶,居民的生活垃圾基本上不用分类而是“一倒了之”。这样的做法不仅造成了污染,也给物业人员带来较大的清洁压力。而现在,小区居民每天则需要把自家的生活垃圾分好类后,集中投放到楼下这几个固定的投放点。

  撤销楼层垃圾桶,定时定点投放,这一模式被认为是当前垃圾减量分类的国际通行惯例。2013年,福田区城管局赴台湾考察,在考察中得知,台湾自2006年实行强制垃圾分类,回收率达45%,超越美、英等先进国家和地区,其采用的一个主要做法就是定时定点投放垃圾,实现“垃圾不落地”。

  据区垃圾分类办一名负责人介绍,定时定点投放垃圾,是实现垃圾分类工作的重要前提。“垃圾全部拿到楼下,我们才能知晓居民分类的准确率,从而进行有针对性的督导和教育。”不过,由于定时定点投放,首先得要撤销楼层垃圾桶,这改变了居民的日常生活习惯,因此进展一直比较缓慢。

  特别是在一些高层住宅,居民的抵触情绪较大。上述负责人称,有些条件好的小区居民,他们宁愿多交物业管理费,也不愿意每天把垃圾拎到楼下。还有些小区甚至出现居民写联名信抵制的情况。“国外垃圾分类也经历了一个过程,我们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我们一直把宣传教育作为作为当前的一项首要工作。”

  据了解,今年以来,福田区专门通过公开招标,引进了一家专业策划公司,作为垃圾减量分类宣传培训策划服务外包商,还通过组建试点小区垃圾分类志愿者服务队伍、发挥公职人员的带头作用、与教育局联手开展小手拉大手等多种举措,进一步提高居民对垃圾分类的知晓率、参与率和准确率。

  “虽然目前居民对垃圾分类的知晓度已经较高,但落实起来效果并不那么好,再加上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缺乏必要的强制措施,都影响到这项工作的进度。”区城管局一名负责人说,“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强制进行垃圾分类的效果是很明显的,我们也应尽快出台相关的法规制度,强化奖惩方面的执行力度。”

  他同时提到,无论是现阶段的倡导呼吁还是未来进行立法,都应该根据居民的实际情况,尽可能做到人性化。“垃圾分类、定时定点投放是大势所趋,我们在执行过程中也可以考虑有所变通,比如在新建楼盘不设楼层桶,从一开始就养成楼下集中投放的的习惯;在现有已设楼层桶的高层楼栋中,积极探索可行、便民的集中投放模式等。”

  记者了解到,生活垃圾如今一般被分为四大类,包括:可回收垃圾、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在这四大类中,厨余垃圾较为特殊,首先是量大,约占到生活垃圾的50%;二是可转化成肥料和饲料进行循环利用。有专业人士认为,如果将厨余垃圾进行有效分类和再利用,将极大缓解“垃圾围城”的压力。

  深圳市把厨余垃圾处理作为垃圾减量分类最核心的一项工作来做。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厨余垃圾的分类和处理,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无论是前段分类还是后端处理,都面临较多棘手难题。“首先,居民对于厨余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和准确率还有待提高。”一名城管工作人员说。

  据介绍,把厨余垃圾单列出来之后,居民每天至少需要拎两袋垃圾下楼,虽然区城管局向试点小区每户居民赠送了厨余垃圾桶和垃圾袋,但仍有不少居民觉得麻烦。另外,分类的准确率也是一大难题,“比如塑料袋、纸巾这种东西,一旦被混入厨余垃圾中,清洁人员就得二次分拣,否则这些垃圾就不能被处理。”

  事实上,福田区的不少试点小区,也针对上述问题进行了一些创新探索。比较典型的如滨河新村,此前该小区曾尝试将物联网引入到垃圾分类中。每户家庭都拥有一张“家园卡”,倒垃圾时,居民只需让自家的“家园卡”与厨余垃圾桶的数字感应区轻触一下,自家参与垃圾减量分类情况及投放量数据就会被实时采集、导入数据库,传到终端设备上。

  居民投放信息数据还会转化为积分,小区每月会将全区居民投放情况公布,对投放情况较好的居民进行奖励,发放小礼品。对于积分较低的住户,管理部门将重点进行督导。在莲花一村,小区督导员同样也会对积极参与的家庭以及各家庭的投放情况进行统计,并依据该数据以及实际情况评选小区优秀家庭。

  激励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厨余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和准确率,但有不少市民顾虑前端垃圾分类、后端大杂烩的问题。为了解决垃圾分类末端处理,区城管局去年建成3座厨余垃圾处理中心,并委托有资质的环城保公司将收运的厨余垃圾集中送往振华西厨垃圾处理中心,进行科学化、无害化处理。

  振华西厨余垃圾处理中心就是其中之一,其主要采用中高温嗜热菌分解、微生物菌分解,利用静置发酵的热量堆积,将有机垃圾利用微生物技术进行无害化处理。经厨余处理中心处理后,运往租用坪地进行二次发酵堆肥,产生的有机肥目前主要免费供给周边公园、果场、以及市政绿化和种值使用。

  这一模式被认为是垃圾循环利用的有效途径。但遗憾的是,由于福田区土地资源受限,现已很难找到更多合适的地块作为厨余垃圾处理厂,一旦试点全面铺开,现有的垃圾处理场将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最终可能还会回到填埋或者焚烧的老路子。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福田区垃圾减量分类工作,前期主要依靠政府部门投入,除了建设一些垃圾处理设施,还包括给与小区物业及以参与垃圾分类处理的社会企业一定的资金补贴。有专业人士就提出,垃圾分类不能“只计投入、不计产出”。“作为一项社会系统工程,只有社会形成了封闭的资源循环利用,建设起完整的系统,分类收集才可能有生命力。”

  滨河新村垃圾减量分类试点,引入了社会资本进行总体运作,由深圳英尔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专业化、科技化的方案设计。据悉,该公司是全国首家将物联网、云计算等高新技术引入垃圾分类,并率先推出分散式厨余垃圾生态处理系统解决方案的企业,现已拥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和专有技术。此外,梅林一村也将引进社会资本开展垃圾分类,目前该试点小区已完成招投标工作。

  不少市民都很关心,社会资本从事垃圾分类处理前景如何?据记者了解,这项工作正处在起步阶段,没有形成规模效应,加上相关技术条件不成熟,参与企业前期基本上难以盈利。以生活垃圾中占比最高的厨余垃圾为例,虽然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将其转化成肥料、饲料,但是由于工艺较差,产品基本上卖不出去,拿去发电的成本也很高,企业难以自负盈亏。

  在深圳英尔科技公司总经理李海涛看来,出现这一问题主要是因为,在垃圾分类处理的部分利益环节中,社会资本没能真正参与进去,导致整个产业链无法形成,一些好的技术无法引进。再加上居民广泛参与垃圾分类需要很长一个过程,垃圾回收的规模效益短时间内无法实现,进而影响到到公司的投入产出。

  “企业肯定不会一直依赖补贴,今后一旦居民参与度提高了,政策条件放宽了,市场前景一定是很可观的。”李海涛说,未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们将着力打通和完善整个垃圾处理产业链,探索出较好的盈利模式,今后还可以通过引入产业基金,调动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形成垃圾分类处理的可持续循环模式。

  采访中有专家还提到,通过市场机制运作垃圾分类处理,政府今后只需要做好规范引导和监督管理工作,而在推动这项工作的过程中,特别需要各个部门形成联动、发挥合力。“不能靠城管部门单打独斗,特别是涉及到环评、流通等环节,还需要市场监管部门、环保部门协同作战,这样才能把这项工作真正做好。”

本文链接:http://kingstonflowers.net/dingshirenwu/514.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