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大无限平台 > 定时约束 >

韩国模式启示:不受约束的大型企业是定时炸弹

gecimao 发表于 2019-04-26 01:22 | 查看: | 回复:

  曾作为韩国经济中流砥柱的韩国财阀到了不得不改变的地步,同样具有“东方企业家的大企业情结”的中国国企在改革中需要警惕韩国财阀所遭遇过的“陷阱”

  韩国财阀经济处在风雨飘摇之中。8月4日,韩国现代集团峨山公司董事长郑梦宪因财务困难及涉嫌对朝“献金案”自杀身亡。而在此之前,6月1日,SK集团的实际领导人、前总统卢泰愚的女婿崔泰源因涉嫌财务欺诈及非法进行内部交易被判刑3年,SK在3月份就因谎报约13亿美元利润而遭韩国公平委员会调查。3月3日,韩国大宇财团总裁金宇中涉嫌经济犯罪,逃亡海外不知去向,韩国政府发出通缉令向全世界追捕。

  这一系列事件反映了韩国新政府经济改革力度的强化,也促使世人思考韩国经济模式是否已经走到尽头?

  在今年2月,韩国新任总统卢武铉在就职演说中宣布将决心完成对韩国财阀集团和金融市场的整顿,采用新的经济政策,刺激韩国经济的发展。

  韩国财阀曾对韩国经济腾飞的“汉江奇迹”作出过重大贡献,韩国之所以能在30年内创造震惊世界的奇迹,其关键因素是韩国财阀集团起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然而,韩国财阀是在特殊环境下形成的特殊产物,与欧美财团通过市场竞争不断兼并和联合的发展道路不同,韩国财阀是在不完全的市场竞争条件下通过政府强有力的扶植和集中支援的方式培育的,财阀从政府那里获取各种优惠政策和垄断权利,政府则通过财阀稳定经济秩序,抢占世界市场。

  韩国财阀的主要特点是:政府、财阀、银行形成“铁三角”关系,大财阀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政府从银行得到各种低息贷款、出口补贴和补助金等政策性融资,存在着严重的内幕交易,导致市场的不公平竞争和政治上“体制性腐败”的深厚土壤,1996年金宇中曾因向前总统卢泰愚行贿而被判刑,韩国总统以及高官不断传出经济丑闻,屡禁不止。

  高负债经营发展战略。韩国财阀的高速投资资金主要不是来自利润积累和股票发行,而是靠举债借款,其资本负债率远高于发达国家,1998年3月,韩国前30名大企业集团的资本负债率高达522%多,1999年现代集团负债666亿美元,相当于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如此高额的负债率,给银行带来沉重负担,也使企业对于内外冲击的承受力十分脆弱;

  “章鱼足式”的企业扩张模式。企业规模越大就越能立于不败之地的“大马不死”心理成为韩国财阀实行扩张的指导思想,韩国财阀大多为混合型企业集团,规模越来越大,高度垄断韩国的生产和资本,不少财阀跻身世界大企业行列,大宇财团推行“世界化经营战略”,几乎每3天增加1个企业,1995年最大的5家财阀平均拥有42个子公司。

  包罗万象式的经营方针。与欧美成功的大企业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在一个主要领域经营不同,每个韩国财阀的经营领域几乎都涵盖第一、二、三产业,各大财阀互不订购原材料和零部件,甚至建筑、运输、销售等也是自成体系,形式上看似具备航空母舰的架构,实际都由小舢板拼凑而成,一遇大风大浪,很容易散架翻船。

  家族所有权与经营权的统一。韩国财阀一般都以血缘关系为基础形成,财阀家族成员几乎占据了财阀公司中75%的总裁和经理董事的职位,所有权与经营权的统一,使韩国大企业的管理难以适应千变万化的世界市场需要;

  企业投资决策渗透入政治因素,脱离经济发展规律。现代集团为了显示该集团在南北统一事业上的业绩和贡献,投资4亿美元开发朝鲜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园区,另有1亿美元根据政府的意愿赠送给朝鲜政府,资金出自集团自身的投资资金,由于该项目无法正常展开,现代集团损失惨遭重,不得不依靠政府的贷款和补贴艰难度日,经营上走入了死胡同,政治上则陷入被反对党攻击和司法机关调查的窘境,也成为郑梦宪自杀的重要原因。

  进入20世纪90年代,韩国财阀经济模式的不利于世界化市场竞争开始日渐显露,并为韩国政府逐渐意识,市场经济原则开始成为政府处理财阀经济的原则。1997年初,韩国第二大钢铁集团“韩宝”破产,韩国政府就没有援手。但韩国财阀并未从中吸取教训,反而与政府高官为争取银行贷款以维持企业发展,继续大搞权钱交易,贿赂对象甚至涉及总统。

  1997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彻底暴露了韩国财阀“泥足巨人”的真相。本已资不抵债的财阀大企业接踵倒闭或陷入经营危机中,如起亚、汉拿、真露、三美、海天、高丽、大宇、NEWCORD、HAITAI等“非死即伤”,现代、三星、LG、SK等也是负债累累,元气大伤。韩国历届政府倾举国之力培育出来的巨型财阀集团终于走完了它的辉煌历程。

  1998年2月,金大中总统颁布财阀改革方案,其基本目标是改变财阀控制韩国经济命脉的状况和政府、财阀、银行间的“铁三角”模式,将扶持发展大企业的政策调整为致力于使中小企业成为韩国经济的主力。

  卢武铉上台后,这位平民总统显然对于韩国豪门巨富更无好感。他在选举公约中表示:要重新加强对财阀企业的出资限制,以削弱财阀的影响力,为中小企业提供扩充事业的机会,并提出要照顾等。新政府将“构筑先进经济系统”作为十大国政课题之一,其主要内容就是改革企业的规章制度。卢武铉向国民承诺,新政府将致力于韩国经济力量的分散化,消除韩国财阀集团经营上的暗箱操作,使韩国经济“更具竞争力和透明度”,他认为一部分持有少量资本的股东通过复杂的内部交易,进行循环投资,互相持股,借以掌握对公司的支配权,这种韩国式企业所有权结构必须进行改革,他还希望禁止个人通过私人基金会将财富转移给自己的亲戚和后代,以此规避韩国僵化的遗产税制,将矛头直指韩国财阀集团。对SK集团的调查是卢武铉推进财阀改革的一次检验。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财阀模式虽已不能适应新时代的要求,但它毕竟是韩国经济发展的支柱,因调整和改革而引起韩国财阀过度的震动和不安,将不利于韩国经济的稳定和发展。三星发言人表示:担心如果对三星集团展开大规模的调查,可能会危害到外国投资者对韩国市场的信心。卢武铉总统针对有关“特定财阀研究经济政策的报道,给市场和国内外投资商带来不必要的混乱”,表示“财阀改革应该通过以国民共识为基础的相关法案的立法来实现”,“企业支配结构改善,分公司分离等为此而提出的长期性课题”,强调财阀改革将不以人为的强制性手段,而以“自律、分阶段、长期“的方式来推进。这表明韩国财阀改革的目的并非抛弃财阀经济,而将其纳入市场经济管理的轨道,逐步实现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以适应韩国经济发展的要求,韩国财阀集团仍将在韩国经济发展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韩国财阀模式的没落及其改革,对于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具有重要的警示意义。由于韩国财阀在韩国经济腾飞过程中的特殊作用以及曾在世界500强中占有骄人的席次等,在相当一个时期内,韩国的大企业发展模式曾经在中国引起震动和仿效,中国的一些企业家都希望通过政府扶持和大规模兼并扩张来实现进入世界500强的梦想。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中国企业领导人虽然已经明白那种片面追求企业规模、盲目扩张的做法不可行,但“做大”、“做强”仍然是一些大型国有企业重组发展的主要思路。韩国财阀经济模式的一些特征,除家族一统天下外,其基本的弊病,如依赖政府干预和扶持、不计效益的业绩工程、规模越大越好、高负债运行、坏账死账等,中国的国有企业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因此也有人把此称为中韩企业家特有的“东方企业家的大企业情结”。韩国财阀经济模式孕育了韩国经济的重大隐患,使韩国经济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受到的打击远远大于其他“四小龙”国家和地区。如何规避韩国财阀所走的老路,正是中国各级政府领导人和企业决策者所要考虑和深思的问题。

本文链接:http://kingstonflowers.net/dingshiyueshu/207.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